乐水人

啦啦啦

【快新】为他定罪 (7)

 第二卷 第三章 案件告捷
  
  美国派来的警察听到了这句话,也不由得肃然起敬了。
  工藤优作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侦探,他的儿子年纪轻轻便成了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如此看来,这位江户川柯南或许是一位天才侦探少年也说不定。
  “江户川柯南吗……好吧。”汤姆森对日本名字的读法有些生疏,“我叫汤姆森·卢克,就读于路易斯大学化学专业,大学一年级,算是个Freshman吧。我旁边这位是科施顿·泰勒。同样是是大学一年级。”
  “Good.”警察插了句话,他们已经开始做记录了
  “那么死者的身份呢?”江户川柯南问道。
  汤姆森的脸一瞬间没了血色:“怎么……死者——你没说错吧?难道是——”
  “我们已经得知他的姓名是吉尔·李。”警察耸了耸肩:“并且查到了他的基础资料:路易斯大学一年级新生,出生于芝加哥。再多的信息我们也不知道了。”
  “死的痛快!”科施顿·泰勒吹了一声口哨:“这贱人死了!……诶……死了?”
  科施顿一下子醒了酒。
  “是的。”江户川柯南咄咄逼人道,“你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吗?”
  醒了酒的科施顿明显很懊恼他说过的话。一名警察向他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真抱歉,昨天心情太差劲了。”科施顿说道,并向他们鞠了一躬:“很抱歉做出那样失礼的事情。是这样的。在大学入学时,我们三个人共同租下来了这套别墅。苏珊太太是一个好人,她见我们是大学生,于是只收取了低廉的费用。”
  黑羽快斗忿忿不平地看了一眼江户川柯南,柯南则剁了一下他的脚。
  “她的女儿,乔安娜,经常代替苏珊阿姨为收取房租。她真美啊,仿佛天使一样……”科施顿说着,表情由沉醉转到悲伤:“她每次来都会给我们带一些礼物,她亲手烘焙的饼干、我们想买却没钱买的小说……我在见到她的第一眼时,我就爱上她了。我相信,她也是如此的。”
  “但是,吉尔那个混蛋!前天,我和汤姆森因为要在学校和导师谈论文的事,就提前把当天要付的租金交给了吉尔。”
  科施顿的脸颊已经彻底惨白了,汤姆森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吉尔……吉尔……”两行泪水划下科施顿的眼眶:“混蛋,他居然玷污了……乔安娜……”颤抖着,科施顿轻声说出了她的名字。
  “乔安娜和我说了这件事,下周我们就要离开了。没想到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汤姆森说完了科施顿没有说完的话。
  “原来如此。”柯南点点头,和警察一同带着他们走到了吉尔死亡的地方。
  
  科施顿一见吉尔的尸体就尖叫一声,随后两眼一翻,似乎要晕过去。一旁的警察赶忙架住他,开始往他嘴里喂水。
  汤姆森·卢克,他颤抖了一下,随后开始在胸口画十字,如同所有虔诚的基督教徒一样。
  柯南仔细看着这两个人的举动,只见汤姆森似乎隐隐微笑了一下。
  没有理会他的不正常,柯南开始检查现场。只见一个容量约为五升的巨大的集气瓶立在窗边,炸的四分五裂。窗户是关着的,但是已经被炸毁。可见氯气原本就装在这个瓶子中。
  不过……
  吉尔死的地方在一个吊灯开关之下,此时的吊灯仍然是亮着的。
  柯南开始回想他听到爆炸的时间。
  “是六点整。”黑羽快斗也观察到这一细节:“那时天还没亮,对吗?”
  柯南点点头:“没错,我认为这是一场谋杀。”
  黑羽快斗肯定的说道:“的确,他不是一个过于热爱学习的人,那大量的实验器材也不一定是他的。”说着,他的手指指向了吉尔半开的书包,里面的测试卷分数都是如"C"、"C-"的分数,甚至还有好几个"E"。“所以,他根本不可能这么早起床做实验。他死的地方也不对……他开了灯,然后——”
  “嘘——”柯南制止了他说话,并使了个眼色。
  只见科施顿几乎已经彻底晕了过去,而汤姆森虽然也在祈祷,眼睛却一直跟随着他们。
  黑羽快斗眨了一下左眼,露出来一个潇洒的笑容——简直跟怪盗基德一模一样。柯南翻了个白眼,又踩了一下他的脚。
  “汤姆森哥哥,泰勒哥哥,我可以参观一下你们的房间吗?”柯南礼貌的问。
  汤姆森本想拒绝,但看到了一旁矗立着的警察,只好耸耸肩,露出悉听尊便的表情。
  汤姆森的房间有些杂乱,黑色的风衣、坎肩、T恤扔的到处都是。
  “哇,汤姆森哥哥很喜欢穿黑衣服吗?”
  “是啊。”汤姆森应下:“你问这个干什么?”
  “只是随便问问而已。”柯南嘿嘿笑两声了。
  “喂,小侦探,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黑羽快斗俯身凑到柯南的耳朵旁问道:“黑色遮光,对吧。”
  柯南笑而不语。
  这个时候,有两个人的脚步声传来,然后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门被打开了。只见敲门人是一位可爱的女孩子,十八九岁的样子,肩头垂着卷曲的金发,面颊透着淡淡的粉色,蓝色的眼睛正因为紧张而张的大大的。
  后面跟着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夫人。
  “上帝呀。警察先生们,您们为什么在我们家呀?发生什么事了吗?”少女焦急的问:“是科施顿出什么事啦?还是汤姆森……还是吉尔·李先生呢?”
  老夫人眼里流露出了同样的焦急。
  “想必您二位就是苏珊太太和乔安娜小姐吧?”一位警察问。
  “是,我们是。”
  简单把事情解释完毕,两人的脸色都苍白了许多。
  “愿上帝保佑他。”苏珊太太闭眼祈祷,乔安娜则沉默了起来。
  “乔安娜小姐?”柯南问道。
  “啊,你好。”
  “我可以问您一些事吗?”
  “但问无妨。”
  “他们三个人,关系怎么样呢?”
  “他们——是指汤姆森、科施顿、吉尔吗?”
  “是的。”
  “他们啊——卢克和科施顿关系非常好,总是形影不离的。但是吉尔,他这个人,我们都不太喜欢。”少女说着,厌恶的皱了皱眉。
  “汤姆森和科施顿关系非常好?是怎么样的呢。”
  “我感觉卢克似乎爱上科施顿了。”乔安娜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我明白了,谢谢姐姐。”柯南微微鞠了一躬。“现在,我想我知道凶手了。”
  “谁?”警察好奇地问。
  黑羽快斗会心一笑。
  “这个先不说,先说说作案手法吧。”黑羽快斗插嘴道。
  柯南眯起眼:“你来说,我来指正问题。”
  黑羽快斗哀嚎了一声,“小侦探,不带你这样整人的!”
  “首先,这次案件是一次谋杀。大家看那边的集气瓶,如果检查一下,可以发现里面盛有氯气、氢气,只要见到光,就会——BOOM,生成氯化氢,这是一个猛烈爆炸。”小偷先生说着,夸张的做了一个爆炸的手势。
  柯南微笑着点点头:“继续。”
  “所以,凶手只要趁他入睡的时候,把集气瓶放到这里就可以了。”
  “我和科施顿昨天晚上在酒吧。”汤姆森说道。
  苏珊太太赞同的说道:“我昨天晚上遛弯时看到了——不过只有你一个人啊。我没有看到汤姆森那个小伙子。”
  汤姆森的面容狰狞起来。
  “所以,凶手就是科施顿了吧。”一位警察预要给科施顿套上手铐:“为情所杀?我懂我懂。只是可能麻烦你们都来一趟,为我们提供证据。”
  “等等!人是我杀的!不关他的事!”汤姆森咆哮着,说出了这句话。
  “哦?这样说,你的理由呢?”柯南见缝插针。
  汤姆森一下子泄了气,瘫在了地上。
  “是的,就像乔安娜小姐说的那样,我,我喜欢科施顿。但是,我不敢说啊……”他的表情显的无比沮丧:“如果我说了,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我们是高中同学,毕业后进入了同一所大学。我们租下来了这栋房子,和吉尔一起。真是的,或许从最开始就应该远离这里……无所谓了,总之,他爱上了乔安娜小姐,是的,她那样漂亮,那样可爱,没有男人会不喜欢她的。”
  “我就这样注视着这段感情,我慢慢绝望了。直到吉尔——他这个充满兽性、没有道德的败类,他在前天做出了那种事情。”
  “你不知道昨天科施顿的表情。他,那么乐观开朗的小伙子,仿佛丢了魂一样。他……天哪……”汤姆森有些难过的闭上了眼睛。
  待他情绪平静了一点之后,他继续说道:“我想,如果能让他变回原来的样子,就必须让吉尔接受惩罚。一枪崩了他?那样的痛苦太短暂了。”
  “于是,昨天上午我在吉尔屋子里用我的实验器材做了实验——他的屋子比较大,所以我们的实验器材都在他那里。我用二氧化锰和浓盐酸制取了氯气,将水电解,只留下了氢气。当然,我在黑暗中将它们混合——很简单,只需要两件黑色衬衣将实验器材遮住就可以了。然后,我把那个混合了氯气和氢气的集气瓶用黑衣服包裹起来,放在了我的床底下。”
  “当天晚上,我叫了科施顿去喝酒。老天,他喝酒之后可真可爱——然而,他喝了两瓶酒之后就跑到厕所呕吐了。”
  “我给他在酒店开房休息,然后又在酒店坐了一会,我看到了苏珊太太,她走了之后,我便回到了我们的住处。再然后……”
  他长呼一口气,“我在他睡着的时候把集气瓶放到了他的屋里——他睡的像死猪一样。”
  两位警察来到了他身边,为他拷上手铐,按着肩膀带走了他。
  科施顿在一个小时候醒来了,乔安娜紧紧将他圈在怀里,伤心的哭了起来。
  爱他的那个人不在了,他至少还有他爱的人。
  
  此时此刻,工藤宅——
  “小侦探,工藤君,柯南酱,我饿啦!”黑羽快斗一会到家就扑到了沙发上。
  “哦,知道了。”江户川柯南淡淡说道,向厨房走去:“推理的不错,继续努力啊。”
  黑羽快斗得意道:“那可不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柯南切着菜,禁不住笑了起来:“得寸进尺的小偷。”
  
  

【快新】为他定罪 (6)

第二卷 第二章 毒气杀人案件
  
  次日,黑羽快斗一起床,就听见了柯南稚嫩的童声。
  “黑——羽——哥——哥,早饭做好了哦!”
  不敢再像以前那样磨磨蹭蹭了。黑羽快斗以最快的速度套上衣服。毕竟他是一个魔术师,所以换衣服的前后速度不过五秒时间。然后,他飞也似的下了楼,端端正正立在餐桌前。
  “工藤君,早上好啊。”
  柯南挑了挑眉毛,“既然来了就坐下吧。”
  黑羽快斗岂敢不从,他恭恭敬敬坐在了餐桌旁,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打开了罩在食物上的餐盖。
  出乎他的意料,面前并没有吓人的鱼,也没有黑炭一般的黑暗料理。盘子中装着菜式丰富的沙拉,一方米饭,烤的刚刚好的肉排,还有三块饼干。果汁则放到了一边,是柠檬味道的。
  “小侦探,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做饭。
  他没有说出剩余的两个字,否则口水就要流下来了。
  “那有什么难的?照着网上的教程做就可以了。”江户川柯南说着,把自己面前的餐盖打开,里面装着同样的食物,只不过分量小了许多。
  “我会把教程发送给你,那么,未来一个月的早餐就交给你了,黑——羽——哥——哥。”
  黑羽快斗悲伤的闭上了眼睛,刚想应下,然后发现有哪里不对。
  “喂喂,不对吧?明明我有交房租!为什么我要照顾你!”
  
  这一天注定过的不那么顺利。
  正当江户川柯南在书房读《犯罪心理学》,黑羽快斗正在练习魔术顺便骚扰侦探时,邻居家突然传出了爆炸的声音。
  然后,只见窗户被炸开,大量黄绿色气体从窗户里冒出。
  屏住呼吸,迅速关上窗户。黑羽快斗和江户川柯南很有默契。
  很快,这栋房子就与外界空气分割开来。做完这一切后,江户川柯南憋气憋的已经有些难受了,黑羽快斗却十分轻松。柯南打了一个手势,两个人向厨房走去。
  将洗碗时惯用的小苏打溶于水,撒到口罩上。此刻,它就是最好的防毒面具了。小苏打,化学式为碳酸氢钠,溶于水后显碱性,可与氯气反应生成氯化钠以及次氯酸钠。
  两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大口呼吸起来。
  此后的一个小时内,有警车和救护车驶来。这些人在事发地喷洒了大量氢氧化钠溶液,毒气危机终于解除了。
  江户川柯南和黑羽快斗也放心的走下楼梯,去探访他们不幸的邻居。
  躺在地上,那位面色发青,呼吸系统已经被氯气彻底摧毁的,是一名名叫吉尔的壮硕男子——一位学化学专业的大学生,他的许多化学器材被炸翻在地。
  他因何而死?警方暂时给出一个假设:他大概是做了一个爆炸实验,结果炸碎了一旁装满氯气的集气瓶——要知道,0.09%浓度的氯气就足以致死了。
  他的其余两名同租人昨夜去了酒吧,彻夜未归,且同样是大学专业的学生。现在,他们正搀扶着彼此,醉醺醺地、一步一趔趄地走了过来——他们分别是汤姆森和科施顿。汤姆森是一名戴着眼镜,金色头发文文弱弱的青年,他虽然喝了很多酒,但并没有太过失态。而科施顿则面色潮红,不停的打着酒嗝,他的头发是黑色的,眼睛却是棕色的,这表明了他混血儿的身份。
  “喂,你们这帮人,干嘛堵在我们家门口……嗝儿……滚开,走走走走走……”科施顿摇摇晃晃道,他现在的眼前一片重影:“这怎么还有一个……小鬼?滚吧,回你家喝奶去!……”
  眼看着他就要一脚踹到柯南身上,黑羽快斗连忙把柯南抱起,眉头蹙了起来。
  “啊,真是抱歉……”汤姆森已经恢复了神智:“小弟弟,你好。你就是工藤优作先生领养的那个孩子——呃,江户川——柯——呃——”
  “你好。”柯南冷漠地打断:“这里刚刚发生了命案。既然你们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么,请你们各自报出姓名、身份,以便警官破案。”
  “你这该死的!”科施顿大声嚷嚷起来:“你是个什么东西!”
  柯南挣脱了黑羽快斗的怀抱,冷笑一声。
  “我叫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

【快新】为他定罪 (5)

第二卷 第一章 暂居洛杉矶
  (本章所有地名均为胡扯)
  “We are arriving at Louis Street, the terminal of the bus. All the passengers please get off and make sure that you have all your belongings with you. Thank you for taking LA bus. Have a nice day. ”
  由于交通事故堵了三小时的车后,大巴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伴着大巴里没有感情的报站声音,江户川柯南拉着行李箱,来到了露易丝街道。穿过了几栋别墅,工藤宅赫然出现在了眼前。
  掏出已经有些生锈的钥匙插入锁孔。不同于往日的锈涩,锁孔似乎被上了一层油,于是不费很大的力量门就被打开了。
  把行李箱放到屋门口,江户川柯南打算先拜会一下他的同居人,顺便收取高额租金。
  通向别墅二层的楼梯发出踢踢踏踏的声音,很明显,他的同居人下来了。
  “诶?是你!”
  见到对方面容的两人同时尖叫起来。
  只见柯南对面的黑羽快斗正穿着睡衣,嘴里叼着一根牙刷,领口大敞着,露出里面紧紧缠绕着的、被血染红过的绷带。
  “嘿……”由于惊吓过度,黑羽快斗——也就是基德先生——现在的声音都是抖的。
  昨天很晚的时候,他得到美国一个月后会有一个大型珠宝展的消息,他便订了次日的机票。此外,因为距离珠宝展的时间还有很久,他便打算租一间房子,练习魔术,顺便度个假。
  社交网上,他盯上了一位名叫“Alice Garcia”女士出租的房子,虽然价格较高,但胜于环境优美,并且距离珠宝展览会较近。只不过要和那位女士的孩子同居一段日子。于是,他在困意的驱使下,未曾多想,便在网上签下了合同。房子的钥匙则从女主人的邻居那里得到,租金可以直接交给她的儿子。
  谁知道,谁知道!
  居然是江户川柯南、工藤新一家的住宅。
  “怪盗基德,现在你没话说了吧?或者说,黑羽快斗先生?”柯南一副得逞的表情,而伴随着的,是黑羽快斗的冷汗淋淋。
  不过,倒底现在柯南没有了麻醉手表,足球腰带也放置在了博士家里。黑羽快斗很快恢复了冷静。
  “不过,”柯南似乎已经意识到现在的自己简直弱的可以:“现在,请你先交出这个月和下个月双倍的房租。咱们之间的帐,我们回去再算。”
  黑羽快斗先生嘴里塞了一支牙刷,唇齿间充满了泡沫。
  他感到十分憋屈。
  “还有,这些日子,就麻烦你照顾我了哦。”江户川柯南的笑容更加灿烂了:“黑——羽——哥——哥!”
  甜腻的声音齁的黑羽快斗浑身一震。
  他现在摊上这么一个人,真是无药可救了。
  简单收拾好了东西,江户川柯南进入了书房。他并不打算浪费人生中这珍贵的一个月的时间。摊开“有机化学”大学读本——莘莘学子的噩梦,他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夕阳西下,他仍旧沉浸在知识的海洋中不可自拔。
  “大侦探,你要吃点什么吗?”隔壁的黑羽快斗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顺带的,为了表示自己的友好,他礼貌的问了一下房东儿子的需求。
  “一个柠檬派,一杯咖啡不加糖,谢谢。”江户川柯南毫不客气、斩钉截铁地回答。
  “什么嘛……”黑羽快斗小声咕哝了一句,打开窗户翻了出去,直奔最近的甜品店去了。
  啊,这被宿敌照顾的感觉。江户川柯南有些烦恼的用签字笔在习题页上画了一个基德头像,然后把它涂黑。
  算了,明天做顿饭,回报他一下吧。
  
  “我回来啦!”
  五分钟过去了,黑羽快斗拎着食品袋爬进窗户。
  “大侦探的柠檬派和咖啡,请享用。”黑羽快斗文质彬彬地将食物摆上书桌,布置好刀叉,颇有风度的鞠了一躬。
  “诶,谢谢咯。”江户川柯南漫不经心地回答道,随后操起刀叉,切下四四方方的一块柠檬派。
  噗——
  这哪里是一块柠檬派?这分明就是一块巨型柠檬软糖,甜度超标的那种。
  然后,他举起咖啡杯,想要舒缓一下自己的口腔。
  呃——
  这哪里是一杯苦咖啡?这分明就是一杯饱和糖水。
  很好,黑羽快斗,这帐我记下了。江户川柯南在心中如是道。
  

【快新】为他定罪 (4)

  第四章 意料之外
  
  飞行的途中是漫长而无趣的。黑羽快斗已经有了睡意。见江户川柯南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那本《四签名》,他的警惕心开始一点点消失。由于昨日过度的劳累,他已完全招架不住睡意的来袭。
  头一歪,他睡了过去。
  柯南朝黑羽快斗那里瞥了一眼,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很好,他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昨日,他注意到基德的身上是有血迹的。在灰原哀解释昨晚说完话后,基德抛出了一个烟雾弹,便从车子里逃了出去。由于麻醉弹的作用还没有完全消除,江户川柯南并没有向基德追去。
  现在,他只需要看看这个男人的腹部是否有伤口,便可以确认这个男人究竟是否就是那个小偷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柯南悄悄解开了黑羽快斗的皮带,然后撩起黑羽快斗的外套……
  就在这一切快要成功时,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尖叫。
  “浩一,浩一,你怎么啦——”
  只见一名男子手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甚至隐隐快要昏过去。
  刚刚发出尖叫的正是他旁边的一位女子,她慌慌忙忙的从自己皮包里掏出一瓶白色的药丸,取出一颗白色的药片,塞入了男子的嘴里。
  然而这白色药片并不奏效,男子喘气喘的更加厉害。
  而这叫声惊醒了黑羽快斗。他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江户川柯南正要从他的腿上爬过去,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只见他的皮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了,衣服也变得松松垮垮。
  黑羽快斗老脸一红。
  工藤新一尴尬一笑。
  “诶……那个,我看你衣服没掖好,怕你睡觉着凉,就那个……”柯南磕磕绊绊地编起瞎话:“总之,你把衣服掖好,我还有事要做。”
  啧。黑羽快斗不禁感慨:他的小侦探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坦率了。
  这时,那个男人已经彻底昏迷了过去。他的妻子则着急地哭了起来。有人提议给他做人工呼吸,有人则安慰起来那位妻子。
  说干就干,一位男人为那位名叫村上浩一的——不幸得心脏病的男人做起心脏复苏。然而,村上浩一的心跳越来越微弱。那位好心的男人急的出了一身汗,终究遗憾的摇摇头。
  旁边,村上浩一的妻子几乎要哭晕过去。
  看起来,这就是一场纯粹的意外死亡。男子患上心脏病却坐上了飞机,在气压降低时自然而然的呼吸困难,再加上心脏病突发,药片也没有管用,导致了一场悲剧。
  然而,这一切巧合的背后,却有太多的不协调。
  江户川柯南被空姐抱回了座位。
  他仍然在思考。
  心脏病中、晚期患者患者是不允许乘坐飞机的,心脏病初期患者可以乘坐飞机,但必须带上相应救急药物。这些药物就是意外情况发生时救急的关键。
  “喂,我说你这小鬼,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啊——”旁边传来黑羽快斗叨叨扰扰的声音。
  “是药的问题!”柯南突然大声说道。
  旁边嚎哭的妇女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而后更加大声的哭了起来,仿佛掩饰一般。
  “喂,基德,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小鬼,我不是基德,我叫黑羽快斗!”
  柯南无视了黑羽快斗的抗议,凑近他的耳朵描述了案件的经过。
  “原来是这样啊,交给我好啦!”
  黑羽快斗站起身,清了清嗓子。
  事情很快明了了起来。原来村上浩一本是心脏病初期,本来没有什么危险,但由于吃了大剂量的药,心脏不堪重负而死去。那位妇女——村上淳子,经常被丈夫虐待,最近他染上了心脏病,对妻子的虐待更加恶毒。淳子认为这次航行是结束这一切的好机会,于是,就有了这次事情的经过。
  黑羽快斗复述了推理,自然赢得飞机上众多乘客的叫好与赞叹。
  “喂,小鬼,你很厉害嘛!”黑羽快斗坐了下来,笑嘻嘻地揉乱了柯南的头发,然后,用压的极低的声音说:“你让我想起来一位名叫工藤新一的故人。”
  谁跟你是故人。柯南腹诽。
  “你和他,不会就是同一个人吧?”黑羽快斗笑眯眯道。
  “哦,那么,你也让我想起一位名叫怪盗基德的小偷。”柯南表情仍是那般冷漠,但紧张使他心跳的频率加快了许多:“你和他一定就是同一个人。”
  黑羽快斗苦了一张脸,狡辩了几句,便不再说话。
  
  飞机很快抵达了洛杉矶。江户川柯南轻车熟路的乘上了去往工藤宅方向的大巴车。
  江户川柯南在昨日便给工藤优作和工藤有希子说明了他的这趟路程,结果受到了来自父母这样的短信。
  「小新,你可终于来看姐姐我了!BUT!我和优作要去度假一段时间。工藤宅就交给你咯。
  还有,关于你身体变小的事情,研究人员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实验还有一个月的阶段,再过一个月,你就可以和江户川柯南说good bye了!
  开不开心?惊不惊喜?(ㅎᗨㅎ)
  以及,为免使你太过无聊,我为你找了一名同居人,月租金60,000円,记得收租金呀。他的名字,你到时候就知道啦!
                                   工藤有希子♡」
  

【快新】为他定罪 (3)

  第三章 营救计划
  
  处理伤口,夹出子弹,上药,缝合伤口。
  少年侦探团的成员们带着钦佩的目光看着他们的灰原一丝不苟地完成了上述过程。至于怪盗先生,虽然他痛的很厉害,可就是这样,他也完美的保持了他的 Joker Face。
  “喂,我可救了大侦探一命,所以你们打算怎么办呢?”将他把具体情况一遍之后,少年侦探团也没有了敌意。这让他在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之后,阿笠博士把光彦、步美、元太依次送回了家。除了他之外,车里只剩下了灰原哀、基德和柯南。
  江户川柯南在此时悠悠转醒,看到基德后下意识地举起了麻醉手表。
  “那么,就得麻烦你继续照顾柯南君吧。”灰原哀将深思熟虑后的结果说了出来:“现在被组织盯上的的只有柯南君,如果他继续待在博士家或者毛利宅,很难保证不会发生什么状况。”
  “所以,你们倒底在说什么啊喂!”江户川柯南倒底是错过了事件的全过程。
  “简单来说,你被组织绑架了,小偷先生救了你。我不建议你现在就和组织对抗。所以,为保证你的安全,你需要在国外住一阵子了。还有小偷先生,你最好也出国一段时间。”灰原哀冷着脸说到。
  “为什么我——”
  “因为你伤了组织的人。我猜,他们可能已经开始追踪你了。”
  好在现在正是暑假假期时间。一位学生出国在现在看来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匆匆忙忙办理好出国手续,第二天下午,江户川柯南就拎着行李,在阿笠博士的陪同下来到了机场。
  “那么,柯南,我就把你送到这里,你要注意安全喽!”
  
  在空姐的陪同下坐上了飞机,柯南翻开了福尔摩斯探案集,纵然里面的内容已经烂熟于心,他仍是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一位穿着随意,头发杂乱,但面容十分英俊的青年在他旁边坐下。
  “又见面了,大侦探。”
  柯南有些不情愿的把眼睛从书上移开,见到来人的面容不禁大吃一惊。
  “你是基德!”
  飞机上是不允许带如麻醉手表、足球腰带一类的物品的。此刻的柯南可谓是手无寸铁。他“呼”的站起身,朝空姐连连招手。
  “喂!”
  黑羽快斗慌了,他朝空姐充满歉意的笑笑,手腕一转,变出一朵色彩鲜艳的玫瑰花。
  “美丽的小姐,劳您惊扰。我弟弟看到我有点激动,请您务必不要在意。”
  这把空姐闹了个大红脸,她收下了玫瑰,走了回去。
  柯南却咬定了他是怪盗基德,但苦于没有证据。黑羽快斗到来的这段时间,柯南一直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
  “小弟弟,我不是基德——我叫黑羽快斗,只是很普通的高中生而已。”
  “谁会信你的鬼话。”
  黑羽快斗耸耸肩,闭上了眼睛,径自开始闭目养神。
  “本次航班将飞往美国洛杉矶,并与十分钟后起航,请乘客系好安全带……”
 

【快新】为他定罪 (2)

第二章 意外事故
  
  中森警官在中午时分便收到了柯南——也即工藤新一——发过来的短信。于是,他联手铃木财团在宝石展览会的地点做了周密的布置。
  这下,只等晚上基德前来自投罗网了。他得意地想。
  这天晚上,柯南借口去博士家玩游戏,在九点的时候便潜伏在了距离宝石展览建筑约有一百米远的阴影处。只因这里有唯一较高的建筑,基德最有可能在这里罢了。
  但是,今天却有一团阴云笼罩在他的心中——创世,也即意味着毁灭。他本能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这只是预感罢了。所以,他并没有想太多。
  
  与此同时——
  “琴酒先生,我似乎看到了那位身份疑为工藤新一的小孩。他现在正在米花町X大街XX高楼旁边。请问我是否要采取行动?”
  ……
  “好的,我知道了。”
  
  这时,一帘绚烂的烟花在黑暗天空炸起,基德出现在了柯南藏身的高楼上。
  一阵枪声响起,但由于烟花的声音太大而被掩盖。一群黑衣男子融于夜色,江户川柯南由于专心与基德的行为而没有发现自己已身处险境。枪声响起,伴随着一支麻醉弹打入了他的身体,他还未做出反应便昏昏沉沉倒在了地上。
  “这不是名侦探吗?”
  高楼上的基德有着极好的视力和听力,他本以为黑色保时捷上的是乔装的警察,便未加在意。不料这几名警察居然从建筑的阴影中揪出了一个小孩——他的克星兼大侦探——江户川柯南,而且用飞快的速度把他用绳子紧紧地缠了起来,装到了保时捷的后备箱中。
  “这已经是绑架儿童了吧?”怪盗基德心中泛起一阵恶寒,在保时捷发动的时候,甩给了警察们一张卡片,然后打开滑翔伞,飞快地追赶保时捷去了。
  
  「请原谅。今日突然有了更重要的事情,宝石择日再取。
                               怪盗基德 参上」
  
  “诶?柯南跑到哪里去了嘛?说好九点一刻和我们在这栋楼汇合嘛!”
  少年侦探团姗姗来迟,阿笠博士的黄色甲壳虫汽车也停在了这栋建筑旁边。
  先一步下车的灰原哀在地上捡到了麻醉弹的弹壳,而这弹壳她再熟悉不过了。她向阿笠博士使了个眼色,便回到了车上。
  “柯南以及先一步离开了,我们去找他好不好?”
  “好——”
  虽然不想把无辜的孩子卷入这场事件,但是,为了快点找到柯南,也只好这么办了。阿笠博士在心里默念。
  
  由于顺风的缘故,怪盗基德——即黑羽快斗与黑色保时捷的距离越来越近。
  “砰!”
  白色的披风在黑夜中太过显眼,黑色保时捷中的黑衣人很快发现了黑羽快斗。先发制人总是好的,只见三颗子弹划破夜空,朝黑羽快斗飞去。
  尽管已经尽力控制了滑翔翼,黑羽快斗躲避两颗子弹的同时,仍然不可避免的让一颗子弹打漏了滑翔翼。
  与此同时,一颗烟雾弹也被抛了出去,烟雾漫起的同时,后备箱被打开,江户川柯南小小的身躯被黑羽快斗紧紧包在怀里。
  烟雾散开了,一颗子弹打穿了黑羽快斗的腹部。
  黑羽快斗趁着这部分痛觉神经被大脑无意识切断的时候,掏出了扑克枪,向那三位黑衣人打去,同时打漏了油箱。张开滑翔翼,逆风飞入浓浓夜色里。
  “阿笠博士,基德在天上飞!”小岛元太本来正在无聊的看着天空,却无意间捕获了重要信息:“柯南把基德抓住了诶——诶?是基德把柯南抓住了?!”
  这时,黑羽快斗已经感受到了腹部传来的剧痛,被打破的滑翔伞也再也无法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只见滑翔伞在天空中打了两个旋,便直直落了下去。幸而中途有较多树木,黑羽快斗在落地时并未承受太大的伤害。
  “基德受伤了!”步美眼尖地看到了黑羽快斗腹部的血迹,大喊了出来。阿笠博士将车子停了下来,少年侦探团赶忙七手八脚地将两个人抬上车子。
  

【快新】为他定罪

第一章 海蓝宝石 
  “就在明天,铃木财团将举行一场宝石展览会。将有五颗珍贵的宝石参加本次展览——分别是“祖母翡翠”、“希望之钻”、“星光红宝石”、“卡门·路西欧红宝石”、“得勒斯坦钻石”。展览时间是明天上午九点至次日晚上九点。期待大家的光临!”
  电视机中,播音员播出了新闻报告会中的最后一条新闻。
  毛利兰、毛利小五郎以及江户川柯南,在看完最后一条新闻后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哈欠。
  “柯南,是时候睡觉了哦。”小兰说着,懒洋洋地揉了揉柯南的头发,牵起他的手,向卧室走去。
  “诶,好,好……”被牵手的柯南小同学红透了一张脸。
  毛利小五郎则又打开了一罐啤酒,正准备换台,播音员的声音却再次响了起来。
  “紧急插播一条新闻!电视台刚刚收到了基德的预告函,具体内容如下——
  「当人间陷入黑暗的时候
     诺亚方舟徐徐远去
     创世?或是毁灭?
     届时,我将取走水手们的性命。
  
                                      怪盗基德
                                            参上」
据此,铃木集团作出的回应将是什么呢?让我们接通连线电话吧!”
  “诶诶!是基德诶!”柯南顿时没了睡意,挣脱了小兰的手,跑到了电视机跟前。
  电话铃声响了一阵子,柯南则反复默念了几遍预告函。这时,铃木次郎吉豪迈的声音从电视中传了出来:“大家好啊!因为基德的缘故,这次展览将推迟一周的时间,还望大家见谅。”
  下面的内容,不外乎是主持人和铃木吉次郎的相互吹捧了。柯南看了一会儿,见没有重要信息,便也回到卧室,躺到了他的床上。
  “记得曾有一段时间,欧洲的水手都会佩戴廉价一些的海蓝宝石,保佑他们出海顺利。这么说来,基德的目标就应当是海蓝宝石——希望之钻了。可是这样的话,他的作案时间怎么理解呢?”
  “当人间陷入黑暗的时候……难道是指太阳下山的时间?不对,夜晚还会有月亮的光芒。陷入黑暗,那就是……”
  “今天电视新闻似乎说过,明天晚上九点钟时间会有一次难得一见的月全食。大概是……晚上九点到十二点的样子。可是,这样的话,时间还是不够精确。那句‘诺亚方舟’又该怎样解释呢?”
  大侦探柯南绞尽脑汁的下场,就是第二天没有按时起床,险些上学迟到。
  
  “喂,大侦探。”第一节课的课间,灰原哀凑到了柯南桌旁:“基德的事,你怎么看?”
  “嗯,我的想法是这样……”江户川柯南把他昨天的思考说了出来。
  “哦——是这样啊!”
  不知不觉间,少年侦探团以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听了他推理的全过程。
  “柯南太讨厌了!抓基德居然不带上我们。”小岛元太第一个抗议。
  “就是嘛!”光彦和步美也跟着帮腔。
  “简直不可饶恕,就罚你今天请我吃鳗鱼饭好了!”元太重重地拍了一下柯南的肩膀,义正言辞地说到。
  “诶……什么嘛……”眯起半月眼,柯南无奈地腹诽道。
  灰原哀在一旁,摆出一幅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这算什么意思?”柯南的半月眼瞟到了灰原哀。
  “我这是在嘲笑你啊,大侦探。”灰原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难得基德提示的这么明显。我的姐姐告诉过我,圣经里面包含《创世纪》,是第六章到第九章的十七节。这时候,人类几乎都毁灭了,唯有诺亚活了下来。这不正是对应那句——‘创世或是毁灭’吗?”
  “这么说的话……”柯南陷入了思考:“第九章十七节,对了,就是今天晚上的九点十七分!”
  “诶,不过小哀有姐姐吗?小哀的姐姐是谁啊?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呢?”步美插话道。
  这下,灰原哀成为众矢之的了。所幸上课铃及时响起,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上课内容过于简单,以至于柯南没听两句就神游起来。
  在他的脑海中,怪盗基德穿着浮夸的怪盗装,却收敛了不可一世的笑容,改成一副虔诚的表情,端端正正对着一个基督雕像祈祷着。
  “噗——”他不禁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老师的愤怒也是溢于言表了,她不耐烦的敲敲黑板,“喂,江户川同学!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立flag

还剩四天开学,每天一抽,
抽到ssr就写all晴明,把喜欢的男性ssr式神都写一遍qwq。喜欢的有酒吞、茨木、大天狗
小鹿鹿和两面丑就算了,就这样。。。